隔壁巷口的樓鳳

Fong next door alley

 

 

位於隔壁巷口的樓鳳是我國小的同學負責的,
還記得國小的時候,她就發育得特別地快,
有些早熟的身體讓許多的男同學都對她指指點點,
這讓原本就很怕羞的她,更加討厭起男生了,
但她卻對於我的態度有所不同,
曾經還有一度班上傳起了我和她在一起的消息,
可是直到她知道了這件事後,她就再也不會找我了,
國中之後她就離開了這裡,想不到再次見到她,
她就成為了外面嫖客頗有人氣的樓鳳
身材姣好的她因為在這裡做樓鳳,
導致原本沒有什麼外地人會來的這個小鎮,
增加了許多聞色而來的客人。

 

 

網路上找援交卻找到了前女友

Found online search but found the ex-girlfriend

 

 

年過三十的阿標每日忙於工作,實在沒空交女朋友,
上一段戀情也早已是他還在當學生的事情的,
但他卻在某天無聊上網找援交妹的時候,
意外叫到了自己的前女友,
起初他只是單純以為照片上的援交妹很眼熟,
想不到真的見上面時,眼前中的那個女生更讓他無比的確定了,
那個嬌小的身軀,那個圓潤的大眼,那個熟悉的聲音,
但這也讓原本要做援交的兩人頓時地傻住了,
現場的空氣一陣尷尬,好像真的要做些什麼都有些不適合,
原本刻意積蓄已久的興致好像也完全地消失在腦後了,
結果本該是要和援交妹共度浪漫的這一天,
卻成為了尷尬至極的敘舊時間。

 

 

個人工作室的當紅招牌

Popular signboard for personal studio

 

身材姣好且技術高超的美麗女大生其實是個人工作室的當紅招牌,
原本專門在做酒店工作的她,透過朋友的介紹來到了個人工作室
因為其豪邁又性感的風格,讓她實實在在的非常受客人歡迎,
而且講話風趣又很健談,技術也是數一數二的好,
讓這個個人工作室必須得想低調都不行地刻意掩人耳目,
而這個美麗的女大生會這麼努力地工作都是為了養活自己的孩子,
她在考完大學的那一年就和前男友生下了一個男嬰,
所以她在許多大學同學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做著個人工作室的工作,
一方面也默默地在宿舍裡和現任男友一起照顧自己的孩子。

做個人工作室有一段時間的她是我始終無法忘懷的女人

Always unforgettable woman

 

薄荷的清新芳香不斷地從她的秀髮中飄散著,她是我一生中最無法忘懷的女人
修長又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有些細柔的聲音,嘴角上的痣看起來格外地性感,
因緣際會下在同事的推薦下來到了這件個人工作室,正巧碰見了她,
固定晚上九點會出現在個人工作室的她是店裡相當受歡迎的紅牌,
每每在個人工作室看見了她,我的內心也不知為何會感受到如此強烈的悸動,
彷彿這一瞬間自己的世界似乎都圍繞著她在旋轉似的,
因此為了想要再看她一眼,我只要有空都會在她有在上班的時間去找她,
儘管這是一段沒有任何結果的戀情,但我也想要再試著多看她幾眼。

在個人工作室裡面看見了很像是前女友的妹妹

I saw in my personal studio much like a former girlfriend's sister

 

這幾天為了陪主管應酬而開始往返於台北有些知名的個人工作室
而在這些個人工作室當中,
我忽然注意到其中一個個人工作室的小姐長得特別像自己的前女友,
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的前女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畢竟個性相當驕縱的她是絕對不可能會去個人工作室工作的,
而這一切也果真只是單純的巧合罷了,
對方是個和前女友相比個性相當溫柔的女孩,

還在念大學的她為了自己的學費而開始接觸了這方面的工作,
每次只要有機會來這裡,我也一定會想找機會和她聊上幾句,
面對於這樣的巧合,我也或多或少投注了幾分私情在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上。

 

成為了援交妹的清純班花

Becomes a sister group of pure aid to spend

 

個性乖巧又長相秀氣的景媛曾經是我們班上相當受歡迎的班花,
現在的她面對於家庭的經濟負擔而不得不走上了援交這條路,
面對於自己班上的班花開始做起援交行業的這件事情,
一開始班上的男同學們面對於此事都感到相當地興奮,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
大家也漸漸地對於景媛走上援交這條路的境遇感到相當地唏噓,

曾經看起來如此清純的校園女神,現在為了錢而開始會對男人獻起了殷勤,
但這樣做卻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那負債累累的家計,
曾經有著大好人生的她在大學念到一半時不得不放下學業,
這樣如此慘淡的人生令我們都感到相當地可惜又難過。

 

曾經從事過援交工作的敖太太

Mrs. Ao, who had worked as a diplomat for a while ago

 

曾經從事過援交工作的敖太太是名相當親切又賢慧的家庭主婦,
那年她因為援交的工作認識到了敖先生,原以為敖先生和一般的客人一樣,
想不到,只要敖先生有空都一定會指名要找她,這使得敖太太也相當地感謝敖先生,
曾經也被許多客人給追求過的敖太太是個對於感情格外理性的人,
面對於外貌英俊且個性溫柔又有錢的敖先生,
她也忍不住地懷疑這人到底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
某天,敖太太硬著身體不適去見敖先生,
敖先生見到了這樣的敖太太卻忽然流下了眼淚,
在那天敖先生向敖太太求婚了,
不在乎敖太太曾經做過援交工作的他是實實在在地愛上的她,
對於敖太太來說,條件如此好的敖先生能夠愛上自己真的是無比的幸福啊。

對於樓鳳相當了解的老朋友

Lou Feng quite understanding of old friends

 

老任是我出社會多年來感情相當要好的朋友,
人生經歷豐富且體驗過許多風風雨雨的老任擁有的人脈跟知識也相當地多,
老任的身上似乎一直以來都給人種很有故事的感覺,
有些風流的他對於大台北地區的樓鳳也相當地熟悉,
因此身邊的人如果有需要的話,他也會十分地大方介紹他們一些品質較好的樓鳳
老任的前女友曾經也是做過的樓鳳的,但似乎一些原因最後兩人也分手了,
現在的他似乎不再對於感情產生什麼興趣,即使圍繞在他身邊的美女很多,
但對他來說似乎也僅只是一種生意上的交流罷了。

 

人生三十多年初次遇樓鳳

For the first time in more than thirty years of life, Lou Feng met

面對於枯燥乏味的工作不斷地重複著自己的人生,
儘管薪水很可觀,但覺得似乎又少了些什麼,有了錢但卻有些寂寞,
沒有女人緣的自己到了這個年紀了依然沒有女朋友,身邊的同事也都結婚了,
遠在他鄉的家人也一直很期待我能夠趕快成家,
但我自己對於女人實在沒有任何的頭緒,
對於這種事情一直感到卻步的我只能埋頭以工作當作藉口,不斷地哄騙著自己,
某天,我的主管翁先生注意到我的狀況後,便問我對於樓鳳有沒有興趣,
身為資深樓鳳常客的翁先生對於這方面相當地了解,甚至也擁有不少的人脈,
對於我來說,樓鳳也好、女朋友也好,都是我一直以來都視為遙不可及的東西,
但我還是鼓起了勇氣接受了翁先生的好意,或許今天晚上我會有些不一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