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從事過援交工作的敖太太

Mrs. Ao, who had worked as a diplomat for a while ago

 

曾經從事過援交工作的敖太太是名相當親切又賢慧的家庭主婦,
那年她因為援交的工作認識到了敖先生,原以為敖先生和一般的客人一樣,
想不到,只要敖先生有空都一定會指名要找她,這使得敖太太也相當地感謝敖先生,
曾經也被許多客人給追求過的敖太太是個對於感情格外理性的人,
面對於外貌英俊且個性溫柔又有錢的敖先生,
她也忍不住地懷疑這人到底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
某天,敖太太硬著身體不適去見敖先生,
敖先生見到了這樣的敖太太卻忽然流下了眼淚,
在那天敖先生向敖太太求婚了,
不在乎敖太太曾經做過援交工作的他是實實在在地愛上的她,
對於敖太太來說,條件如此好的敖先生能夠愛上自己真的是無比的幸福啊。

長得很像初戀女友的外送茶小姐

Looks like first love girlfriend outgoing tea lady

剛離開公司幾個禮拜的我對於每日埋頭工作的日子已經再也受不了了,
找不到自己人生的方向,沒有家人也沒有女朋友,要好的朋友也都在忙工作,
自己的人生彷彿忽然間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已經徹底地感受到自己好像徹底地被逼到無路可退的境地時,
我剛好看見了關於外送茶的廣告,便心想來潮也叫了外送茶過來,
那天外送茶的小姐長得很像是我高中時的初戀女友小潔,
甜美的聲音、清純的外貌,
有些羞澀的她總是會難掩自己害羞的面容遮著自己的臉龐,
而那份少女的羞澀都已進入了我眼簾當中,與她相處的過程讓我感到相當地開心,
當下的自己彷彿回到了高中時代般,看起來是如此地陽光又有自信。

 

形象多變的外送茶小姐

Changeable outgoing tea Miss

 

薛小姐從事外送茶這份工作已經有些年頭了,
在她還是有些羞澀的學生妹到已經成為眾人矚目的美麗白領OL,
儘管薛小姐現在有了份還不錯的正職工作,但她也依然會接關於外送茶的工作,
她是真心地對於這份工作有些興趣,無論是薪水又或是工作性質,
在認識的人面前總是擺著一副賢淑又端莊姿態的她,
在做外送茶工作時,卻呈現出相當潑辣又大膽的姿態,
形象多變的薛小姐熱愛著這樣的自己,她喜歡挑戰各種事情,
這是她一直以來所珍藏的秘密,也是她對自己最為得意的事情。

 

對於樓鳳相當了解的老朋友

Lou Feng quite understanding of old friends

 

老任是我出社會多年來感情相當要好的朋友,
人生經歷豐富且體驗過許多風風雨雨的老任擁有的人脈跟知識也相當地多,
老任的身上似乎一直以來都給人種很有故事的感覺,
有些風流的他對於大台北地區的樓鳳也相當地熟悉,
因此身邊的人如果有需要的話,他也會十分地大方介紹他們一些品質較好的樓鳳
老任的前女友曾經也是做過的樓鳳的,但似乎一些原因最後兩人也分手了,
現在的他似乎不再對於感情產生什麼興趣,即使圍繞在他身邊的美女很多,
但對他來說似乎也僅只是一種生意上的交流罷了。

 

人生三十多年初次遇樓鳳

For the first time in more than thirty years of life, Lou Feng met

面對於枯燥乏味的工作不斷地重複著自己的人生,
儘管薪水很可觀,但覺得似乎又少了些什麼,有了錢但卻有些寂寞,
沒有女人緣的自己到了這個年紀了依然沒有女朋友,身邊的同事也都結婚了,
遠在他鄉的家人也一直很期待我能夠趕快成家,
但我自己對於女人實在沒有任何的頭緒,
對於這種事情一直感到卻步的我只能埋頭以工作當作藉口,不斷地哄騙著自己,
某天,我的主管翁先生注意到我的狀況後,便問我對於樓鳳有沒有興趣,
身為資深樓鳳常客的翁先生對於這方面相當地了解,甚至也擁有不少的人脈,
對於我來說,樓鳳也好、女朋友也好,都是我一直以來都視為遙不可及的東西,
但我還是鼓起了勇氣接受了翁先生的好意,或許今天晚上我會有些不一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