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起外送茶似乎都有些難言之隱

Outgoing tea seems to have some unspeakable implicit

Outgoing tea seems to have some unspeakable implicit

 

外表清純且身材性感的尤小姐,
從事外送茶的工作已經快兩年了,
一開始做起外送茶的時候,讓她非常地討厭自己,
當初把她推入外送茶的這個坑的不是她自己的意願,
而是她那可恨又卑鄙的前男友用盡各種話術讓她進入這行業,
那時候的她也才終於明白任何人說的話並不完全都是可信任的,
從事外送茶後的她更是對於這點有著無比的感觸,
淺嘗過無數個男人的體溫後,床邊的承諾或是甜言蜜語,
在離開了這個房間之後,你我之間就是再也不會有交集的陌生人了。